产品线

行业信息

给医改“中考答卷”挑刺
发布时间:2010-12-29    |    来源:互联网    |    浏览次数:81

正在北京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,国务院关于深化医改工作情况的报告,备受关注。

 

  昨天上午,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这份报告。政府投入、基本药物制度、公立医院改革、医务人员积极性……每个委员都有话要说。

 

  加大政府投入  调整投入结构

 

 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高强说,近几年,政府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尽管很大,但这种投入只是恢复性的,与医改的实际需求差距很大。“4000多亿(2010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支出预算安排4439亿元)听起来数目挺大,但细算一下,只占GDP的1%。与教育投入约占GDP的4%相比,政府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太少了。”

 

  高强认为,政府对医疗卫生投入的数量不仅要加大,结构也要调整。医疗卫生投入大致分4块——基础设施、公共卫生、医保和医疗服务。目前,前3块投入增加很多,特别是医保投入明显增加,但对医疗服务,即对供方的投入增加不多。如果政府对医疗服务的投入没有大幅度提高,不能保证服务提供方的基本需求,医改的效果很难让百姓满意。

 

  列席会议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林顺潮说,在香港,公立医院的收入95%由政府拨款,5%来自其他方面;在内地,比例正好反过来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如何强调公立医院的公益性?以病人为中心怎么落实?医改要想顺利推行,政府必须加大投入。

 

  全国人大代表施作霖说,政府对卫生投入多少,目前没有法律规定。各级政府,有钱的多给点,没钱的就不给,甚至会出现挪用医疗经费的情况。因此,政府对卫生的投入必须要有法律规定。

 

  现行基本药物制度需完善

 

  基本药物制度是本次医改提出的一项新制度,旨在保障基层用药的安全有效和方便可及,减轻群众用药负担。

 

  达列力汗·马米汗委员说,比如,有的地方财力不足,政府统筹水平不高,资金总量小,政策不配套,医改工作中涉及财政补贴的政策不能及时到位,影响到整体医改的进程。应该建立分级的财政补贴政策。

 

 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夏绩恩说,目前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出现的几个问题应该引起政府重视: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机构既是参与人员又是监督人员;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采购价格越招越高的现象依然存在;集中招标采购药品价格明显高于市场实际购销价;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机构中的相关职能部门缺乏科学的药品定价、药品性价比等综合评价体系,无法考证他们是真正的不知道还是知道而不作为;招标价格中的不良成本较高,已经成为滋生医药领域商业贿赂的土壤和温床。

 

  王陇德委员认为,以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为突破口,在基层医疗机构推行零差率,原意是为了减轻群众看病用药的负担。但在此过程中,乡村医生收入明显降低。很多地方原来寄希望于中央和省级政府给予实施零差率的补贴,但是现在补贴的责任大多放在了基层政府,那些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基层政府,根本无力补贴。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后还出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很多慢性病患者不方便了,原来他们在基层医疗机构就可以拿到的常用药,现在反而又要跑到大的医疗机构去拿。还有引入药品的招标、投标制度后,一些临床上非常有效的药品,因价格较低,利润空间很小,很多药厂不愿生产了。所以,政府应该创新思维,认真分析研究。对这类药品,要保证药厂获取必要利润,从而推进定点生产、定点供应。

 

  马力委员说,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后,某些地方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,过度治疗和过度使用现代设备形成高医疗服务价格,药物价格压下来了,别的又上来了。所以,要把基本药物制度建立起来,同时也要把基本医疗服务制度建立起来,要搞基本医疗服务目录。还有就是高科技设备的使用限制、怎么样减少重复的检查等,类似于这样的制度都应建立。

 

  公立医院改革要有顶层设计

 

  积极稳妥地推进公立医院改革,是医改的下一步工作安排。白克明委员说,医改的难点是公立医院改革,现在的做法是让各地自己去试点,这容易让人看不到方向。公立医院改革是改政府医药卫生管理体制,医院自己改不了,顶多内部机制改一下,但作用有限,必须由中央抓起来。

 

  任茂东委员说,医改方案中提出的“强化区域卫生规划”中提出的几点要求是正确的,但是由于办医主体多元化,跨部门、跨区域调整卫生资源往往办不到,各地政府的区域卫生规划基本是纸上的东西,很难落实;报告中提出的管办分开、医药分开、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分开,仍然是呼吁性的。其中,在医药分开方面,似乎有所突破,但适用范围受限,不能解决实质问题。

 

  王陇德委员举例说,现在,16个城市正在探索公立医院改革,但这些城市设计的制度五花八门,且探索中很多都是要与社会资本搞股份合作。政府办的医疗机构,绝不能在老百姓的身上赚利润、赚钱。公立医院改革要有顶层设计,否则探索几年可能还是什么都总结不出来。

 

  田玉科委员说,目前推行的公立医院与基层医院对口支援模式,运行不是很顺畅,原因有几个:一是基层医院服务水平不够;二是转诊没有标准;三是利益格局没有理顺。有关部门要制定相应的制度和建立起有效运行的机制。

 

  调动医生积极性需要真招实招

 

  王陇德委员说,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不是靠喊出来的,需要真招和实招。“我到基层调研,深感医务人员意见很大。”比如,医生本身就是自由职业者,就应该按照自由职业者的就业规律来管理。其中,最主要一点就是医生要实施多点执业,应该尽早总结这个经验,进行体制创新。医疗技术是一个实践性很强的技术,要研究如何更好地把高级医务人员的智力资源充分发挥出来,也只有这样,才能以合理的方式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。